晓板栗🌰

瞎几把写

【原创】但愿人间无死别



最先恢复的该是嗅觉,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药味,暖暖的水汽,和一抹甜酸的柚子味道。

待到长夜霜重雾朦时,记不起那夜暗的程度。或许,那个夜晚,原本,是星河灿灿的光辉在静夜里越发分明,漫天倾满了璀璨的碎钻,原本,那种明亮的光辉几乎叫人惊叹。

一弯下弦月照着窗,似蒙昧珠光四散流泻,有风吹过,冲淡些许药气,带来不远处镜湖氤氲的水汽,拂过十里风荷,荷叶、菱叶、芦苇的草叶清香别致清郁缓缓涌进,仿佛身入藕花深处。

静。

虽然暂时安静了下来,周身那股惨烈的气息却压制不住地鼓荡了过来,当它逼到近前时,几令近者退步,那种惨烈的气息绝对是杀戮万千生灵凝聚而成,近,则闻血腥气,充盈三魂七魄。

榻边的药罐已在轻轻摇颤,如果不是有月的一点光源照这屋中一切,这种可怕的力量简直无声无息,根本不能发觉其突然来袭。远的不说,不久前在夜幕中被袭杀的几人,死相足以令人心胆皆寒,那力量的主人龙潜于渊,隐于黑暗,不可能被发觉。

现在,那股力量正不断滋生着危机感。

那是一种具有强烈的生存危机感,反映到现实中,却只一个字——

杀。

以戮荼戮。仿佛死亡的阴影还随时笼罩着他。

榻边古剑,似已蒙尘,仔细看去,却也只是鲜血凝结后干涸的一点暗红,丝毫覆不住暗夜中剑身青绿妖光,具有金属的凝沉与质感,像是百炼金精铸造而成,齿节各个森然,细小的啮齿仿若凝聚了魔的力量,利齿寒光闪闪,全都如其主一般悍不畏死,只那剑气在近旁内力催化下不断积蓄骤增,一霎喷薄,在黑暗中格外瘆人——

地、…地动了??

几乎同一时刻,室中的所有器物,无论是完好的,还是破损的,全都被那一刹剑光刺伤,灿灿光芒极力聚阖成狭窄一束,俱一扫过,床头闭目熟睡之人便眉心一蹙。

人都如此,有几个近身的小物件更禁不住这一下的劲力,最终“轰”的几声噼里啪啦坠落,摔得粉碎。

枕边药炉的咕嘟声停了。取而代之一阵汤汁打翻的水流窸窣。

然而,还不止于此,碎裂之声未全然绝,一阵气浪似以病榻为原点,蘧然汹涌,辐射般席卷而来——

好在是身负重伤,又潜意识里是陷入了险境,不够灵活自如,加之内力受到了束缚,否则仅仅是气波的震动,纵然如此,也让常人无法承受,至少落得耳鼻溢血而死。

咚!——

气浪纷至沓来,未及反应人早不在原地,几乎是起于咫尺,又直接飞了出去,止于药柜一角,随之而来一声清脆的脊柱碰壁之声。

秋风初凉的时节,虽然一袭轻薄的单衣不能阻止清瑟的凉意轻拂,更主要的是,穿的这般单薄如若在梦中撞到了什么东西就真的很…

”t,t,,,,疼——“

隐约听人絮絮喊这么句痛,听起来有些气力不足,却是实打实撞得她背脊发麻。

屋子里,再次没了动静。

这一下子又没了动静,就更加叫人认准方才那一下的的确确是地动。

咦?那到底是地动还是一不留神翻身又撞到了墙上啊?→_→…

眼酸得很,亦懒得睁开。由于习惯了在梦中碰壁,加之认定自己是睡在床上,然而背上吃痛让她忍不住伸手去揉,神志却仍未出梦,小臂只一味勾着,胡乱地摸索两下算完。

可话说回来,似乎,你一开始就没在床上吧→_→…

毕竟床那么远。过去好累→_→…

若放在寻常时候在熟睡中突然挨这么一下必定全身抖擞神清气爽,可她已有近三十个时辰没合眼,因此…

地动就地动吧,没摔死就成。

别等还没摔死,先困死了。

这么迷糊想着,毫无所以,还好撞到的是后背而不是后脑勺,也不重回病榻,索性窝着药柜,头一歪,就立马又睡过去。

评论(9)

热度(13)

  1. 艾呀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等我萌主正式出场,先预热一波~~~
  2. 萍踪侠影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冲鸭!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