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板栗🌰

瞎几把写

【原创】但愿人间无死别



第五章     山中人兮   


不知何时,天依然是黑的,看不到任何光影,却心知肚明此身尚在人间。

“知不知道,试图骗我,你要付出代价。”

“就凭你?”

三字未完,鲨齿已举到平行视线,男人扬了扬脸,碎冰般的眸却始终俯下,斜而无比锋利地亟欲刺穿夜幕阴诡。

额上的伤一点一点逼到肌理深处,痛得久了,没有烧到的额下脸孔反而有一种奇异的冰冷的触觉,喷涌而出的血液没有温度,那是用铁链不能得到安全感的废物采取的可笑手段。只是明明是烧伤,却仿佛是滴水檐下的冰柱一点一点化下水来滑在面上,冰得寒毛倒竖,凛冽刺骨。

视线,…看不清了……

须臾,腕力渐渐虚浮下去,凝为牵强一线,牵线木偶般维系着早已不受控制的全身。

脸也是一样,只是感觉一侧脸颊的肌肉好像正被人提拉。又一会,有人捶了下他膝腱,倏然一跳。

有鲨齿坠地时的“咣当”一响。

再然后……

似坠入一块大棉花团里,极暖,极柔软,试图起身,却根本找不到着力点,甚至原本连睁眼这种任何人毫不费力的事情都无从着力。

周遭万籁俱寂,并未传来意料中利剑刺穿背的声音,也或许是听不见了,唯有耳边热气上涌的咕嘟声,慰藉着并非是他作茧自缚。

重创后身体的极度舒适反催生了一丝戒备,却也只是潜意识里的,长时间里保持紧绷状态的警觉趋近极限,脱离控制下再三警觉:

有人…

有人……

有人………………

谁?

彼时秋光正好,
庭院满园繁花已落,蝉声盈透深绿窗纱。

评论(3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