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板栗🌰

瞎几把写

【原创】但愿人间无死别



翌日清晨——  

“你说什么?!”

姬无夜原本仰着,不甚悠哉,然而不听则已,一听不免暴怒,铁甲顾不上整,照着原本乖觉卧在脚边的一双爱犬就是两下窝心脚。

他站起,抄起刀抵在回话人的脖子上,

“本将军看,你也想凭空消失!”

那传话的浑身发颤,膝窝一软,早已扑通跪下,不断磕头,直至满面血污,才声细若蚊蚋:

“不…不是凭空……”
“是…应该是…死于毒杀,是毒针!而且…墨鸦大人说,他死前该是被一种很奇特的点穴手法封住了周身大穴,”
说着,吃力咽了口水极力平息,如履薄冰道:

“他身边还留下了一大滩血迹,不过…”

“显然,那血迹不是他的。”
白发男子接口道,神情带了一抹玩味,却还是连头也不回。

“侯爷说的是,可除了通往地牢的血迹外,周围的路上也再没发现血迹。”

“怎么是你来回话,墨鸦呢?”

“禀侯爷,墨鸦大人说毒针上的纹路有些古怪,需亲自深查,故派小的前来。”

“是韩非那臭小子干的?!”
姬无夜怒不可遏,看上去一触即发。
“小的不知道,…小的只听说有兄弟也碰到对方派出去的人了,所以…”
他支支吾吾了半天,终究不敢再说下去。

“是他们,故意做给我们看的?”

血衣候死寂听着他咆哮,一张苍白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,不置可否道:
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留着卫庄,终是心腹大患。”

“既然地牢地处荒山,那就给我搜!山里、村子、城池!我就不信,一个要死的人能被藏到哪去!”

“是,小的这就去办!”

“这事你怎么看?”
人已远,阴暗的旮旯里,姬无夜斜了帘幕低垂尽头的红影一眼。

“既留下毒针,若不是绝世高手且不畏将军寻仇,那,——”

“不是高手,难道还是菜鸟不成?”

不待他话毕,便被姬无夜蔑笑截断。
他的笑意愈发深,却也只是皮笑肉不笑,双眼却顿时亮了起来,言辞上只当是含糊过去,转言道:

“不过,毕竟是将军派的人,武功虽不强,“

”但能一举杀之,又懂得刻意掩饰踪迹,决不是一般人,”
日愈升,万丈光芒渐渐从厚厚的云层中刺探成束,暗红窗纱却掩映得密不透风,方背过身,苍白面颊上笼了一层阴翳,沉声道:
“此事,未必是公子韩非所为,他的行事,完全可以做的滴水不漏。”

“哼,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”
哐当一声,玄铁大刀已入地三分。那两只挨了窝心脚的狗听见动静倒知趣地跑开,仿佛现在两个鼻孔已经不够它们的主人出气,
“管他高人还是菜鸟,敢与本将军作对,都是死路一条!”

“现下看来,”

血衣候微微一笑,撩开帷幕的手指干涸苍白,缠绕殷红如血的薄纱,红的红,白的白,分外分明:

“倒是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