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板栗🌰

瞎几把写

【原创】但愿人间无死别



第三章     假作真时

这是……白天,

还是黑夜?

明灭火把绑在一间挨过一间的水牢欄壁燃烬熊熊肆意,一排排整齐地深幽到底,是地底唯一一点灼热恍惚的温度,却对驱寒于事无补,在黑暗中有序间或地排列着,愈深,愈明灭可见,却并非是为从中鬼魅,照来时路。

四周静得有些骇人,偶尔刮过阴湿青石板的风声,像不知名的怪物隐匿在黑暗中发出的低沉的嘶鸣。

遍是密不透风的墙,一道重似一道封锁,里三层外三层,却并不妨碍风声入耳。最深处玄铁铁锁外的火光随风而逝,周遭俱是漆黑一片,有守卫的身体被利器一举刺穿的声音:

“卫庄大人快走!”

有人在耳边扬声喝。

那声音利而短促,集聚了闻似力排万难的坚毅决绝,不知是否巧合,不偏不倚地躲过所有人的痛苦哀嚎直贯入耳,再不多言其他。

沉默,很多时候,只是昭示所有怀疑。

“卫庄大人,我是侍瑛,……”
没人搭理他。
“公子的近身侍卫,您记得我……”
“大人……”
→_→→_→……
靠,怕不是死了吧?还是…晕了…………这也太菜了吧……
他耐下性子,反反复复一个劲儿地叫面前看似怎么也叫不醒的男人:

“大人…大人……大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吵死了,”

水牢的黑暗深不见底,狭窄的牢房密闭空荡,潮湿的水汽中,夹杂着短短三个字的回声,不惶不惑,渗透出来的嫌恶却令人不明觉厉。

男人有些不耐烦,不知是否始终提不起兴趣。被困多日,一朝摆脱禁锢,他并未如常理沉迷哪怕只是一刹重获自由的喜悦,相反,卫庄完全不急于脱身,一言一行,亦没有配合行动的意思,甚至眼皮也没抬一下。

这与预想中的完全不同。

常言一步错,步步错,开局不利,的确能很大程度上不费吹灰之力地施压于人。

气氛,一点一点冰冷下来,恐怖沿周身游走,攀咬,啃噬,片刻,仿佛自己身上也凉了,这种持久的强硬僵持所带来强烈的压迫感令人不由得滞住呼吸,过度的胆战心惊迫使全身的血液循环蹭蹭加速几至混乱,大半天不敢出口大气儿。

韩非宫中的近身侍卫…跟他主子一样聒噪倒是真的。

他尝试回想,虽意念仍模糊,但韩非身边,仿佛是有这么个武功不弱的年轻人。

“公子吩咐,今晚是惟一的机会,大人快走!” 

说着,已飞剑斩断牢牢缠住卫庄四肢和脖颈的铁链。那人伸手过来才要扶他,卫庄本能避开,进而下意识抽离身体,微有踉跄地自己走着,除此之外只是面色如纸,再看不出别的不寻常,那个自称侍瑛的人只得讪讪跟在他身后。

不是吧…这都能自个儿走→_→……

心下啧啧称奇,畏与敬同上了心头。 

遂强自醒了醒神,毕竟“鬼谷”二字不仅是世间最强的代名词,更早已聚集了普天之下所有习武之人的仰望,他们仰望鬼谷,并非如同仰望天上的日月星辰那样彻底诚心,而是被踩在脚下不得不拜服又不甘不愉,这其中往往同时夹杂上一点不可一世的自负或是同样可笑的自卑。不过与星辰日月相同的是,那样的高度,绝非是谁一踮脚就能够到。事实上,是这世间的绝大多数人都难以企及或者望其项背。

故反复默念几遍任务,心里才算安慰也似的驱散了几分惊恐,却不是定心丸 ,于是再不敢多说一个字,多行一步路,只一味死死跟在卫庄身后,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微张的嘴,将那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惊呼生生扼住,小腿肚子却不觉一抽了下,难以控制地瑟瑟发抖。

评论(5)

热度(19)

  1. 萍踪侠影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万腐同基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坐等萌主233333
  3. 婉兮清扬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艾呀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晓殿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