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板栗🌰

瞎几把写

【原创】但愿人间无死别

 

第二章    与子同袍 

“嬴?”

晚风凉透,月明星稀。

女子鲜妍唇角呡起弧度凉白如纸,几乎马上要轻笑出声。却终没有,她侧首,半倚西轩,眺向茫茫月色下远处的山河,荒野,湖泊,虽于黑暗里实际是一片混沌,视野却不知为何是明快的,甚至可清晰想见这个时节原野湖边茂盛的菰草、红蓼、芦荻与菖蒲,无边无涘,迎风飒飒,吹拂又生。几只水禽、白鹤嬉戏其间。夜风徐徐吹过,有清淡干爽的凉意。

然后这一切,却又瞬间黯淡下来。
空气里依旧是亟欲腻死人的潮湿。噬咬腐肉的血腥。与霉味。

“你以为,我们会赢,”

紫女微微启唇,生涩的唇已瞬间被这股子潮湿包裹,变得滋润而具柔美光泽。

“错了,”

她略一垂眸,却看不出若有所失的神色,只微沉吟,便直视座上公子。

“倾尽一生修,所谋非所求。一旦踏入棋局,无论争与不争,斗与不斗,”
她停了停,环于胸前的手臂紧而复驰,那停顿却不由得显出不可奈何,带了意欲结束对答的几许倦怠,复转眸,远眺,轻吁:

“所有人,都只会输。”

待她说完,尾音的落寞已浓了,女子款款注目窗外,公子款款注目于她。

风景如画。

“话虽如此,不过…”

“姑娘!——”

韩非才要发出的下文被来人打断,倒也不恼,也不继续说下去,只与紫女一致旋身过来,不疾不徐的眸色掩饰迫切欲出。

“分别在距地牢十里和三十里开外的荒野发现两具尸体!……”

那探子神色忽然仓惶,不敢下言,就只一味埋首半跪着,嘴唇也有点哆嗦,许是事态紧急,显得不够合规矩。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婉兮清扬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