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板栗🌰

瞎几把写

【原创】但愿人间无死别




是夜,将军府。


一掠墨影,自本就沉寂如无声淌墨的夜空转瞬即逝,这时姬无夜座下,便多了一人:
 

“禀将军,紫兰轩那边,已派人成功潜入地牢。”

“别太轻易让他进去,当着人的面,你们演戏要演够足套。”

姬无夜尚未发话,窗边的白发男子先发沉吟。
 
.

墨鸦警觉侧目,言语上却没有任何表示,只又静寂垂下眼睑,乖觉而毕恭毕敬的样子,等姬示下。

姬不置可否,只有些不耐烦地扬了扬手。似习惯了被上位者惯常怠慢了的命令,模糊而同时不容置疑的概念,却足以叫他清楚明白。墨鸦答一声是,回首身形已远。

“倒真如你所料,他们,果然坐不住了。”
姬无夜仰天乐得开怀,眼角皱纹早已被挤得扭成一团,显出愈发的狠辣而狰狞。

“今日是中秋,准备最好的选择。”
窗边男子斟了葡萄美酒,一边把玩着青玉琉璃杯,轻轻摇晃。此刻,虽就着柔和月光,然而杯中倒映着人毫无血色的面庞,残忍不着一丝痕迹。

“最好的选择?

哼,也是最坏的选择。再没比救援更好的暗杀时机了。”

“这倒要感谢九公子,感谢他煞费苦心多此一举。”

“也得多谢你的良策,”

姬无夜皮笑肉不笑,嘴角肌肉微微颤栗,牙齿恨得咯咯作响,
 

“解决掉这个眼中钉,真是再合适不过,”

他徐徐吐一口气,胸前铁甲便有些跌宕:

“只恨不能派高手给他来个了断,夜幕的人他认得不少。”

“将军无需担忧,这个时候,杀了他,比起杀一只鸡,难不了多少。”

血衣男子将樽中葡萄美酒沿着窗棂洒向殿外,猩红细流汩汩而下,发出窸窣清脆的坠地轻响,如同对死者的虔诚祭祀。再也不说什么。

“哼,也是。”

姬无夜眉毛拧了一下,看不惯的眼色险些喷薄欲出,却又很快被难以自抑的得意所取代:

“韩非这小子一直自恃智计无双,我就不信,没了卫庄,他还能成什么气候!”

他越想越觉痛快,连连大笑着仰起一口气连喝了好几杯。

评论

热度(16)

  1. 婉兮清扬晓板栗🌰 转载了此文字